我是個在十二月掙扎的蠢蛋。
這段期間,大概是我神經繃的最緊的時候了吧,不要說電話一直放在身邊,還要時時注意還有沒有訊
號,我房間收訊很差,得放在靠近窗戶一點的位置才行,甚至一度想把電話直立在窗戶的溝槽上。緊繃的情緒會在晚上六點後稍微解除,因為至少沒有人事單位會在晚上打電話問你要不要面試,雖說我曾在晚上八點多收到Hunter的工作介紹信,想必也是為了業績打拼中。

我只能說我有一點固執,在我決定修正方向後,還是只給自己一條路,就是走回學術,而且我要拿下博士。怕人家說嘴,就去歐美唸,省得哪一天被貼上奇怪的標籤。我不在意現在是少個幾千塊還是多個幾千塊,只要做的開心就行。要是走回學術那我就得不要離開實驗太遠,雖然實驗並不難,但久了總會生疏。我拿出畢業論文開始中文化,還得練習幾次,用中文說專業,每說必打結。

一開始還是不太順,我全都怪到現在是12月上面。話雖如此我還是獲得了一些面試機會,去業界面試,才知道為什麼大家老在網路上勸學生物的莘莘學子們能轉行就轉吧。公司多做不到當初的宏願,面試了才知道原來不是他要在網路上吹牛,總之就是吃緊。要我離開生物我又不甘心,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老故事。我被叫到教授辦公室,告知或許轉科還是太勉強,其實當下的我無法思考,可是我記得我演練過的台詞,我記得要說服教授最少別讓我浪費那好不容易考來的獎學金,邊哭邊說。我從教授辦公室一路哭到電車上,中間還傳了幾封簡訊告訴朋友,然後規定自己在下車前讓臉部恢復正常。那時候的我跟現在一樣,不想在走回原路,卻又在轉彎的路上不停的跌倒。
 
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堅持,或許只是希望會遇到讓我引以為傲的東西。然後,就在上星期,我接到了三通面試通知加兩通Hunter的介紹信,還有兩通錄取通知的電話(台灣人果然愛湊熱鬧)。其中一個錄取通知我等了快三個月,我忘了當初我是多麼想進這行業,換來的是膨脹一百倍的不安與自我否定。我想躲回自己烏龜殼,我早知道殺生比面對醫生還容易。
 
現在我是那家公司的小新人了(什麼都不小,就是輩分小),想要跟真正得到時候,心情還是不一樣的,我不確定自己在這領域站得住腳,總之硬著頭皮走,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chin127 的頭像
ichin127

以心伝心

ichin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