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這份工作,讓我常有機會東奔西跑,接觸很多人,看公司的大人們談大事搞交際。應酬對我來說還是大人的世界,除非特殊情況,大部分時間我只需要聽著/笑著就可以了。我看他們笑著,握手著,然後在靜默的時候努力找話題。

就像我們辦活動去飯店看場地,就像我們進了高級餐館一樣,公司的大人們對於VIP們總是照顧的無微不至,怕他們不會到高鐵站,出了高鐵不會搭小黃,上了小黃不知道自己要去哪,雖然我們接待的VIP是我認為台灣最聰明的一群傢伙。

在我做的行業裡,政府的交際費稅抽的高,所參加的協會也規定的嚴,VIP們能拿的好處年年縮水(雖然我覺得是件好事),要得到VIP們的持續關愛並不容易,除了基本溫馨接送情,至少要讓大家都能夠假裝笑的開懷。撇開產品專業的部分,如果VIP在玩音樂,下次經過書店要記得順便抓一本音響雜誌,最好能買下他推薦的耳機,並且告訴他現在你也熱愛音樂。偶爾帶點伴手禮表心意,但千萬要記得別為乳糖不適症的VIP帶上一杯拿鐵。其實我不用接觸這些VIP們,就算是出差,坐上高鐵時Mister donut的鐵門都還沒拉起來,所以帶伴手禮通常也不是我的工作。我曾經想幫一位助理帶上一杯咖啡或茶,但頻繁聯絡工作三個月下來,我竟然沒見他為自己帶過任何一杯飲料,一整天下來他喝的就是自助餐附的那碗湯,所以最後我因為他不會口渴而放棄。

 

我的工作其實還不需要記住對方的喜好,但基本上為了Push工作能夠順利進行,也需要注意我心中的VIP需要的各種小細節。本人在外工作一向走親切平易近人路線,偶爾會打出老闆好可怕之苦命小女工牌,因為我老闆真的很可怕,所以都一針奏效。

 

我曾經遇到一位VIP,雖然說是各認真樸實的人,卻有個每次見面都要告訴你他有多忙的習慣。在我從前位離職員工接下這位VIP之前,我常聽到那位離職員工講的話就是,真的,您辛苦了,我都了解。附和代表著一種認同,但能不能說到對方覺得你們站在同一條陣線上,又是另外一種境界。我看過最失敗的附和發生在我老闆身上,我差點當場僵直。不幸中的大幸是,那時我們剛好趕時間,附和完即匆匆離去。

 

我是個遇到不喜歡的事情就自動關起所有感官的人,講簡單一點,就是不看新聞也不看報紙,我想這種與社會脫節的行為絕對不是與VIP相處之王道 (!?是與人相處嗎?)。我曾經站在書店,努力的翻了翻商業週刊和新新聞,結果我轉身拿了本健康世界,這是目前我能做到的妥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以心伝心

ichin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