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去年發生的事情了,而且文章也是還在氣頭上時完成的,對我來已經是過去的事情,卻是得我一生警惕自己的事情。這次的出發,兩天遇到了極端的兩種面試。今天是要來抒發心中的不快的憤怒之文。

 其實在我去之前,就有聽這位人事較為嚴厲,當時我並不在意這點,就算我的資格不輝煌,至少在學業工作上我一向都是認真的,我甚至覺得,這樣這位應該是個會先了解我的背景的認真人事。

不過一切都在我自我介紹完後就不同了,正確來,或許是在我自我介紹的途中,她的表情就開始醞釀了,接著了第一句,很抱歉,依照你的資來看,我會把你當成完全沒經驗的新人。這裡或許是因為日本跟台灣情況大不同,專業的東西我就不深入,今天的面試應該是你了解我紙面上的東西後成立的,我還知道自己幾兩重,既然我有的東西早就公開,那應該可以假設就算我經驗不足,你應該還是從我過去的經看到了某些可能性,所以面試才會成立。但接著她又問了一個我想都沒想過的問題。她,一級日文有多好我不知道,可是你能讀得出來日本人話與話之間的含意嗎?日本人話是不直接的,就連我現在跟你的話,都不是我真正想的話。我只能,我知道日本人講話不直接,可是我從來沒有因為這樣遇到溝通上的問題,她質疑我學校跟職場的不同,我其實不是不能了解她想什麼,只是在這行,所有的一切都是照法規走,日本人其實很遵守白紙黑字的東西,稍稍的解釋不同都能讓他們開個小組會議討論,這點我可是體會深刻,天知道那些會議通常是都把小事化大事。以基層來,我只是執行面,契約談妥了就是照著辦,雖然現場會遇到各種,但據我所知這些況全世界都會發生,不只是不太白化的日本會發生。你難道以為台灣就不需要一面安撫客一面請他做事嗎?

接著她問了,為什麼想來我們公司?這家公司是很Local的公司,大部分的case都是日本國case,當然在外面也不有名,我也不可能聽過這家公司。不過在決定面試前,我確實盡我所能的google這家公司,而且真的覺得得一試。我是想要做global的東西,但是凡事都得一,既然是個執行面上嚴謹的工作,我也不要求一登天,一下就可以負責大case。這行往global發展是個趨勢,現實嚴厲一點,公司無論如何都要拓展自己有global的經驗,不然難保以後不會沒案子接,就跟面試一樣,大家都希望可以用有經驗的人,公司也會找有經驗的公司。我盡可能的明一切,然後她也盡可能的否定了一切。從一開始我覺得公司不錯的地方,她覺得從網路上看到的理念或是公司制度等資料,不能算是真正想進這家公司的理由,到她們公司沒有做太多國際的東西,她不能了解我所的目標是個遠景。這時候我們已經完全沒有辦法溝通。我想大部分的公司應該都會,未來我們想要怎樣怎樣,但現在要從哪裡哪裡開始,你會去面試然後,我的目標是甚麼,但我願意從哪裡開始,有朝一日點點點吧。好吧,我想是我當時沒想到,這位人事從一開始就否定公司的經營理念,我早該把網路上的資料都當成屁。接下來的面試就跟鬼打牆的一樣,她不停著追問我為什麼非要這家公司不可,一直到結束吧,她大概有重複問了30,她可以連續問兩次,三句再加問一次,然後由別的問題再回到這個問題,然後她找不到我非進這家公司的原因。

答案很簡單,我並沒有非進你們公司不可,難道你讀不出來我話語間的意思嗎?難道要我告訴你,妳們公司這麼小我怎麼可能之前就知道,怎麼可能非妳們公司不可,我還讓我自己非妳們公司不可,你以為本姑娘的志氣這麼小嗎?工作的人應該都知道,真正職場的環境不進去怎麼能真的了解,我們只能客觀的從理念或是公司的業績來推測,我們都會假設可以先在這家公司累積實力,然後我們會想去更好的地方。

一個理由,她就否定一個理由,例如我公司有將近20年的,應該對業界很了解,所以點點點,她卻跟我20年很短,我跟她我對公司網頁上寫著某某方面的強項有特別興趣,她卻跟我公司沒有特別強,別家也做得到。到未來的計畫,精通之後可以朝哪方面發展,她跟我公司沒再做那個,很否定我的看法與見解,靠夭,這些都寫在妳們公司的網頁上,連剛剛你才交給我的公司簡介都有寫,我知道有時候公司會寫了十點但只做到的五點,理想和現實本來就是可能有條大水溝在中間,可是我們總要用漂亮的簡介來推銷自己,但大部分的公司都會,這些是我們要發展的,可是實際上目前還沒有正式開始。難道求職者會在聽到事實之後當場,,那我不要妳們公司了,因為妳們沒有在做大事業嗎?在她問了快第20次的時候,我已經很不耐煩了,我甚至已經找不到可以明的東西,她卻開始問,我問了很奇怪的問題嗎,然後又開始問一樣的問題。

小姐,你的問題不奇怪,但你不接受我的答案又重複一直問,就是奇怪的事情。

真的,我沒有遇過這麼沒有夢想的公司,我也不知道這家公司怎麼會任用這樣極端的傢伙做人事,人事基本上就像公司的臉,是求職者評斷一家公司第一印象,第一印象有多重要,就不用我了。面試完後我很不開心,基本上我就只是求做自己喜歡的工作,到任何公司我都會努力的,我很認真的對待這次的面試,甚至請我妹幫我從日本寄書回來,特地準備原本預定的筆試,我沒想到會被這種無聊的執著纏身,有種被羞辱的不甘心。

事實上我隔天到了另外一家公司面試,我講了同樣的遠景,那家公司就很認同我的想法,並且很誠實的公司哪方面才跟開始,現在的現實面是如何,但是以後的方面一定是怎樣走。而且那家公司甚至從一開始就告訴我,今天就當成是了解雙方的機會,我們跳過了已經白紙黑字寫下的無聊細節,從對未來的目標開始談起。他們親切到讓我想哭的地,相比之下,這位人事根本就是天使。雖然這家面試過程順利,但其實就像大家都心知肚明的,日本人不太真話,表面的順利其實並不能保證什麼,但我真的很感謝這樣互相尊重的對待

找工作就是這樣,就算我的目標很明確了,還是得看公司的需求。面試也真的很煎熬,不順利的時候,我就會想像著要放棄自己喜歡的事情的心情,那種不甘心真的很難言。所以當我遇到不認真對待求職者的公司,我就會很火大,因為這是一種尊重,我們從小就學著要對各種職業尊重,這應該也包括各種職位不是嗎?

我會想著有朝一日會不會我也要面試新人,我會要求自己,做百分百的平等對待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以心伝心

ichin1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